中国政府网  安徽省人民政府  合肥市政府门户网 站 返回首页  | English 无障碍阅读
欢迎您访问合肥市旅游局网站  今天是:
   当前位置 :  首页 > 解读合肥 > 美丽合肥
 
地名掌故
【字体:      】    【日期:2017-12-20 17:10】    【编辑者: 】   
 

  姜夔与赤阑桥

  姜夔为南宋著名词人,字尧章,自号“白石道人”,江西鄱阳人。他的诗词中有好几十首皆与合肥有关;而他与合肥有关,却是结缘于两位歌伎姐妹。姜夔怡情山水,热爱自然,据考证,中青年时期的游历中他至少三次来过合肥,均居城南赤阑桥畔。他第一次来时,便爱上了赤阑桥边那位弹琵琶的歌女。姜夔词中的她体态“燕燕轻盈”,言语“莺莺娇软”,可谓千般妩媚,万种风情。她对姜夔“别时针线”,“别后书辞”,温柔体贴,经久难忘。而且,弹琵琶的歌女还有一个弹古筝的妹妹。姐妹俩陪姜夔游巢湖、登姥山,又常泛舟环城河中,弹唱演绎“姜词”如锦上添花,令懂音律、善谱曲的姜夔心旷神怡,即便暂时别离,他在梦中也时常与这对姐妹相会。姜夔的笔下,有“肥水东流无尽期,当初不合种相思”这样怅然若失、缠绵难解的词句。

  姜夔有时为“儿女情长”所累,甚至被合肥俩姐妹所批评。相传有一次合肥城被金兀术所破,姜夔时正在江西家中。他毅然赶来合肥,到赤阑桥畔探望俩姐妹。殊料却遭到姐姐的白眼。琵琶女认为,山河破碎,大敌当前,你姜夔堂堂七尺男儿,自应投军精忠报国,跑来看我们俩做啥?她在素笺上疾书:“酒磨壮志,花消英气。国家有难,岂能熟视?”姜夔读罢,羞愧难当,遂暂别赤阑桥,投奔抗金名将刘。刘在柘皋大败金兵后又收复合肥。姜夔回到赤阑桥,眼见桥毁楼空,俩姐妹亦不知所终。经多方打听,只知道姐姐不甘金兵屈辱,在杀死一个小头目后,跳河自杀。姜夔大哭一场,以后写下了许多充满情愫的怀念诗词。

  姜夔是“一位领一代风骚的诗词大家,同时还是卓有建树的大音乐家、大书法家、鉴赏家”。在他现存的80多首诗词中,据考证有25首都是写给那位琵琶女或是因思念她而写的,占其全部词作的将近三分之一。为纪念姜夔,合肥目前已做了几项工作:(1)将横跨银河的桐城路桥更名为赤阑桥;(2)出版《姜夔与合肥》一书;(3)在赤阑桥西南角坡地筹建“白石知音景点”,建成之后,将是合肥一处亮丽的人文景观。

  三孝口

  相传昔日在合肥城西门附近曾住有一户人家,家中有一老母,已年逾古稀。其膝下有三子,乃是远近闻名的孝子。为了照顾好老母,三子轮流精心守护左右,不轻离片刻。这年,老母不幸患痈疽,脓血不止。为了减轻老母痛苦,三子竟轮番用嘴吮吸脓血。为了使老母疾病得以早日治愈,三子日日四下寻访名医、偏方。然此疾病在当时乃属不治之症,要想治愈,谈何容易。在无可奈何之际,三子只得转而进寺庙烧香求佛。一日,三子在寺庙门前,偶遇一算命先生,三子试以实情相告,希得指点。算命先生闻听三子诉说后,托词告曰:“若想治愈老母疾病,非补以活人肉汤汁不可”。此本是算命先生故意虚造之言,暗示其老母疾病已无法救治。然三子不悟话中之意,未加思索即信以为真,竟在祈拜泥佛之时,从腿上剜下一块肉来,回家后迅即熬成汤汁,喂其老母。办法用尽,终未能挽救老母的生命。老母咽气后,三子又变卖掉家产,买来棺材,为老母料理后事。

  再说,相传在西门街心路下埋有一块红糙石,下面压着大蜀山的钥匙,若取出这把钥匙,就能打开大蜀山的山门,取得大蜀山的金银财宝。但又传,若此红糙石一动,合肥城内就要遭火灾,故从未有人敢轻举妄动。孰料这一传说被合肥城内一贪财的无赖获悉,其乘夜深人静之时,悄悄将红糙石掀开,将大蜀山钥匙盗走。大蜀山的钥匙被盗走了,火灾也就招来了。一时间,西门一条街浓烟四起,火势越烧越旺,眼看大火已烧到那三子之家。为了护卫棺柩,三子竟以身伏于棺上,誓与棺柩同存亡。似乎是神灵被三子的虔诚举动所感动,大火竟跳过其家。

  这场大火过后,整个城西门一条街房屋都被大火烧为灰烬,唯独那三子之家房子完好无损。由此,这个地方后来就被人们称为“三孝口”了。三孝口地址在今市区长江路西段。关于此传说,《合肥县志》有段记载:“张梅、祝、松兄弟三人亲丧,殡于室,邻火卒起,棺不及移,三人号恸伏棺上,誓与俱焚,三人皆死,棺独完好。初,母病疮甚重,梅吮之得愈。”此段记载,虽然在具体细节上与民间传说不尽一致,但基本内容还是相近的。

  四牌楼

  说到楼房,如今合肥二十层、三十层甚至四十层都已不鲜见,而解放前合肥的最高建筑只是高四层的四牌楼。

  四牌楼是合肥老城的中心,亦名魁楼,又叫奎星楼。合肥县志注位于镇淮楼(今鼓楼十字街)南,先圮。它的准确位置在今长江路与宿州路交叉口。明代这里为二层木楼,上奉奎星(又称文昌帝君)。以后迭遭兵燹,破败不堪。有记载的修建有三:1759年(清乾隆二十四年)庐州知府王成重建,并竖新建魁楼碑记;1803年(嘉庆八年)合肥知县左辅重修,并记入当年新纂的县志;1928年原地重建,并临时改作马王二公祠,以纪念坚守合肥两月有余、拒直鲁联军张宗昌十万之敌于城外的马祥斌、王金韬二将军。

  本世纪初人们见到的四牌楼是砖木结构的三层亭楼,底层东西南北各有一门,可通马拉车,1927年毁于火,有“范家小朝奉秉烛夜读蜡油燃火”和“范家炸油条碰翻油灯”两说。翌年重建的四牌楼为钢筋混凝土结构,四层,底层四门可通卡车,为合肥各界人士捐资万余元盖起,二楼设有马、王二公牌位。“九.一八”、“一.二八”事变后,楼外曾竖匾额“抗日救国”。1938年5月侵略军攻占合肥城后,用炸药将四牌楼夷平。

  四牌楼的东西两侧,原先叫小东门街、前大街、西门大街,街宽不过五七米,最窄处汽车不能错车,对面街坊搭上根长竹竿,则可晾衣晒被。

  从东往西,街市上竖着董氏等孝女节妇牌坊、孝义牌坊、龚大司马的“皇恩浩荡”牌坊等几十座牌坊。抗战胜利后,自小东门到大西门这条5华里的长街定名为中山路,解放后裁弯取直拓宽,1955年更名为长江路。长江路上的四牌楼,再度成为合肥市的中心。顺带说一下,由于四牌楼西边二三百米的范巷口,从1958年起两三年内建成了市新华书店、市百货大楼、市供电大楼、省轻工大楼,长江路、徽州路(现改名美菱大道)在此交汇,四楼四角相犄,又因为长江路、宿州路口的四牌楼已不复存在,于是范巷口又被一些人误称作四牌楼,说明四牌楼作为合肥的一个象征性古地名,已长久留在人们的记忆中——牌楼不存,“四牌楼”长在。

  德胜门内回龙桥

  旧合肥城西南角有一座德胜门,相传打仗出征例须由此出门,方能得胜。合肥自古多战事。如今德胜门内金寨路九州大厦和盛安广场间通往出版社的路,叫回龙桥路。关于回龙桥地名的来历,至少有两个版本:

  一为“孙权回龙”。三国时,曹操、孙权争夺合肥。曹操率号称八十三万大军下江南,实力不可谓不强。但曹军多为北方人,不谙水性,来合肥的部分曹军便征召民船,日夜操练。合肥地名中的筝笛浦、藏舟浦、斛兵塘,都和曹军训练水师有关。孙权部总体实力虽不如曹操,但有刘备、诸葛亮的支持,且吴国本来就地处南方,土兵多会水也惯于水战。因此,魏吴交战于合肥,可谓麻秸打狼---两怕着,双方都在寻找机会,以智取胜。有一天,孙权亲率战船百艘来袭,行至合肥城中内河某处,忽见曹操直立在一旗舰上挡住去路。而其北面,芦苇深深,水草密密,不可知内藏多少兵船也。孙权乍惊,随后佯笑,拱手向曹:“别来无恙。汝军兵贵神速也!”曹操故作回头望,只见杏花村藏舟浦内旌旗猎猎,又拱手还礼,只是不卑不亢:“老夫当道,贵军恐难前进。失礼了!”孙权见状,只得下令折返。孙权乃吴国之君,也可谓“真龙天子”,这回头处恰有一道桥,后来被称为“回龙桥”。

  二为“康熙回龙”。话说康熙皇帝有一位妃子,原是合肥人,龚鼎孳的干女儿。龚鼎孳被清廷诏任兵部尚书后,献干女儿与康熙,被定为贵妃。有一次,贵妃想回合肥省亲,康熙心血来潮,颁旨拟亲自陪同。这下可忙坏了地方百官。合肥又是建行宫,又是为贵妃娘娘建梳妆楼,还要架天桥越过雨花塘从稻香楼直达德胜门内。这建楼架桥需要银子,盘剥的是民脂民膏,而康熙朝正是大清政局既定,老百姓亟需休养生息之际。在京城的一位合肥籍大臣觉得不该糜费地方,又不好明阻銮驾,便机智地奏上一本:去敝乡路上,千里迢迢,水路须翻梅龙坝,旱路例走斩龙岗,恐犯圣讳。若贸然启行,龙体稍有闪失,臣等罪该万死!康熙帝听罢遂取消了御驾合肥的打算。合肥百姓已遭地方官吏层层加码,纳赋纳税献工献料苦不堪言,闻讯奔走相告,放鞭炮三日相庆。他们把已备好的砖石在城内九曲河上建起一座大桥,取名“回龙桥”。回龙桥后来时建时圮,至解放前德胜门一带已多街肆门面,河道渐淤。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,人民政府自三孝口至德胜门外拓建金寨路,桥已不存。但回龙桥这个地名却保留了下来,也给合肥留下了可供谈资的与名人有关的历史掌故。

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本页
 
联系我们 |  关于我们 |  隐私声明  
合肥市旅游局 主办 版权所有 皖ICP备050110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43号
技术支持: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